愛在西理工
當前位置: 首頁 >> 愛在西理工 >> 正文

笑容背後的渴望

來源:   發布時間:2020-12-02 09:34  

她推門走進心理谘詢室時,我正整理好谘詢記錄,準備下班。

她笑著向我點頭問好,圓乎乎的臉,紮起的馬尾發梢帶點微卷,一笑兩顆虎牙微露,眼睛成了彎彎的月牙兒,像清澈的湖水,一個看上去自信、可愛的女孩站在我麵前。

“坐吧,這個沙發很舒服。”我遞了杯水給她,示意她在沙發上坐下來。她接過水,道了聲謝。

“老師這裏環境很好啊,房間朝南,沙發麵向窗戶,一眼可以看到外麵的花草,是為了讓我們感到溫馨吧?”她一邊環顧四周,一邊說,“牆上有字畫,燈光的顏色暖暖的,花盆裏的花開得很好,是為了讓我們感到放鬆、舒適又充滿生機吧?麵前有一杯水,並和我保持一定的距離,這樣既可以正視老師,也可以自然地移開視線,是為了不使我們感到壓力吧?”她笑容燦爛,眼神裏充滿某種渴望。我看著她,微笑而溫和地輕輕點頭。

“你觀察得很細致,也很有想法,看來對心理谘詢有一些了解吧?”我順著她的話說,

“先填一下登記表。”

“哈哈,我對心理學挺感興趣的,也想過考心理谘詢師。”她邊說邊低頭填寫信息。

我微笑地注視著她,她抬頭遇上我的目光,眼神有些閃爍。

“你今天來,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我問。她低著頭,手指放在膝蓋上交錯著。短暫的沉默。“老師,你覺得一個人的表麵也是她真實的一部分嗎?”她開口了,依然低著頭。

我思考了一下,說:“所有的偽裝,表達的都是另一種真實。其實每個人都有兩種人格,一個做自己,一個演自己,區別隻在於當下的你更需要哪個。在人生每個階段,偽裝的外殼和純粹的天真都是自然而必要的存在。”

“可萬一表裏是完全相反呢?這樣也還是我嗎?”“如何判定呢?”她沒說話。“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我用更加柔和的語氣問道。“我很迷茫,不知道哪樣的才是真實的自己。”她頓了頓,接著說,“好像外表的我總是很自信,表現很優秀,可是內心知道,我什麼也不會,什麼事也辦不好,什麼特長也沒有。”她聲音悶悶的。

她抬起頭看著我,眼神中的渴望蒙上了一層陰影。這是一個低自尊又要強的女孩子。“我沒什麼優點,我最擅長的就是否定自己。”她如此輕快地對自己下了定語。

“那麼受到誇獎的時候,你是什麼想法?”“剛聽到的瞬間有點開心,但馬上會覺得恐慌,會思考自己配不配得上這個誇獎,也害怕別人發現我其實不是表麵那樣好。因為從客觀上來講,自己和別人相比還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就覺得誇獎不真實,自己不配。”她湧出一絲苦笑。

“那為什麼總要和別人比呢?”“總要看看自己和別人差在哪啊,見賢思齊,隻有看著比自己優秀的人才能變得更優秀嘛。”她顯得很篤定。

“那麼照你的標準,隻有成為最優秀的人,做到十全十美才有資格被誇獎嗎?”

“我當然知道這不可能啊,但是總還是無法接受明明真實的自己是一個草包卻還被誇獎的事實。”

“為什麼總覺得真實的自己沒用呢?”“因為真實的自己隻有自己知道啊。”她苦笑著,“表麵展示出來的隻是我想讓大家看到的,當然是好的一麵啊。隻有我自己知道,實際上我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好。”

“我是一個經常犯錯的人,就算有值得被肯定的,也隻不過是微不足道的瞬間,是不值得被談論的。”她的頭低得更狠了。

“所以和肯定相比,你更熟悉否定,這能給你帶來某種穩定感。但獲得誇獎的時候,你也不能否認有那麼一瞬間是非常開心的,隻不過後來強製自己不開心。”

“但開心是不真實的。”“如果否定和責備才是你的真實,那就隻能永遠被責備才能感到安心嗎?”

“我當然不想隻被責備,我也想要得到誇獎和鼓勵。”她抬起頭,看著我,眼圈有點紅,眼神裏閃過一絲光。

“可是我總控製不住地去想,我配不上那誇獎,我做得還不夠好,他們的誇獎一定是假意的。”她又低下頭,有眼淚落在她交錯的手指上。

這是一個敏感而缺乏自信的女孩,她的笑容背後隱藏著強烈的渴望,渴望被肯定、被認可。透過那渴望,我仿佛看到了一個乖順、聽話的小女孩,在嚴格的家教環境裏,從未曾停止向優秀努力,收獲的卻永遠是“這次哪裏沒做好,下次要比這次更好”的否定和要求。慢慢地,她看不到自己的優秀,隻能看到不足,她越來越不相信自己,不相信別人對自己的誇獎,終於,她對自我的認知出現了偏差。同時,她陷入了惡性循環,她越努力,別人越誇她,她對自我的否定就越多,如此,她內心的痛苦可想而知。

“你說無法接受假意的誇獎,可是隻要有 1%是正確的,那 1%也值得肯定,所以你開心的瞬間,也是你真實的感受,就像剛剛說過的,表麵的你,也是你的一部分。”我輕輕地說著,試圖撫慰她那顆受傷的心。

“親愛的,無論犯錯的你、優秀的你、不完美的你,都是真實的你,都是值得被愛和肯定的。”

當我說完這段話時,我看到沙發裏她的身子微微震了一下,有那麼一瞬間,房間裏的空氣似乎都凝固了。

她開始抽泣,我遞了張紙巾給她。她哭出來了,說明我的話說到了她心裏。

我靜靜地陪著她。抽泣聲慢慢停止,她抬起頭,眼神變得平和起來。“謝謝老師,我現在感覺輕鬆了好多,以後我嚐試著,肯定自己的優點。”她站起身來,向我告辭。

“嗯,你真得很棒,配得上那些誇獎。”我的語氣溫柔而堅定,她看著我,眼神有一瞬間的恍惚。“別著急,慢慢來,多一些時間給自己,多一些允許給自己!需要的時候,我都會在這裏等著你,陪你一起。”

她的眼圈又紅了。“謝謝老師,真的謝謝您!”她看著我,眼神中是信任和托付的希望。

……


      本文獲陝西高校大學生“心相遇 愛同行-心理健康教育伴我成長”主題征文一等獎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