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西理工
當前位置: 首頁 >> 愛在西理工 >> 正文

吃 麵

來源:   發布時間:2021-01-11 14:02  

吃 麵

土木建築工程學院 劉傑

 

對於吃麵最早的記憶應該要回到小時候,在外婆家,外婆最愛做的麵是南瓜麵,外婆說,南瓜越“麵”,麵越好吃。我說南瓜“麵”不“麵”,外婆做的都好吃,父親也說,外婆做的麵特別好吃,還打趣母親說:“你都沒得到你娘的真傳”,其實母親做的麵也很好吃。

小時候家裏窮,父親母親要用大把的時間幹農活,父親母親是一個村子的,我家距離外婆家半裏地不到,所以我就經常跑去外婆家“混”飯,吃外婆做的南瓜麵就成了小時候的一件樂事。在我上高一的時候,外婆因胃癌去世了,我再也沒能吃上外婆做的南瓜麵,後來我在夢裏夢見過外婆,也在夢裏吃過外婆做的南瓜麵。

自打上了高中,對於吃麵的大部分記憶都不在故鄉,麵也少了一些故土的氣息。高中在渭南市市區讀,麵便有了“價”,瑞泉中學斜對麵有一家麵館,叫“牛大碗”,有炸醬麵、有西紅柿雞蛋麵、也有臊子幹拌麵,有小碗、有大碗、有加大碗、也有超大碗,西紅柿雞蛋的總是比炸醬的便宜,小、大、加大、超大的價格也在逐級遞增。

租住的地方也有一家叫什麼望樓的麵館,具體名字已經模糊不清了,什麼望樓聽起來確實比牛大碗高雅,但高雅往往是容易被人忘記的,可能你我都是隻喜歡俗氣的凡夫俗子吧,什麼望樓裏麵有個拌麵,按照現在的行情不貴,六塊五一份,麵盤子有八寸大小,像拉條子那樣的麵鋪在上麵,麵上再鋪一層拌菜,有雞脯肉、洋蔥、西紅柿和青椒。

高中時代記憶比較深刻的就這兩家麵,那時候的麵不是很貴,也特別的管飽,我想給家裏省點錢,就經常性地選擇吃麵。高中是我第一次去城市,我把嘴也帶到了大城市,它吃不上故鄉的麵,那就讓它入鄉隨俗,多吃一些大城市的麵。

剛開始嘴不習慣,我也不習慣,總覺得大城市裏賣的麵少了一絲故鄉的味道,可誰又能吃一輩子故鄉的麵呢,誰又能吃一輩子外婆做的麵呢,誰又能保證自己一出生就在故鄉呢,人要成長,人所處的環境也在變化,人要適應環境,嘴也要跟著適應環境。

在大城市吃麵慢慢也成了我的一個習慣,高中畢業,便來到了古城西安,來之前就做好了吃西安麵的準備,西安有好多特色“麵”,有肉加麵,其實是肉夾饃,有涼麵,其實是餄餎,有紙麵,其實是麵皮,有麵包糖,其實是油糕。西安的麵食很多,西安人坐落在秦嶺以北,便有了北方人的粗獷,“麵條像褲帶,油潑辣子一道菜”,油潑麵潑油之前舀上一勺勺“麵麵辣子”,不用調其它花裏胡哨的佐料或是臊子都是香的。

在yabo02 待第十年,人常說:十年磨一劍,在十年的生命進程裏,我並沒有好好“磨劍”,但這也並不影響我在這裏好好吃了十年的麵。曲江校區最好吃的麵屬三餐廳西邊門進去左手邊第一家,牛肉拉麵,我大一大二經常去吃,大三大四搬到金花就吃不上了,工作前兩年回曲江又經常去吃,現在又回曲江上班,但是這家麵已經不在了,想吃那一口再也吃不上了。

現在學校餐廳裏的麵店也比我上學那會少了,我想了想,可能是時代進步了,經濟水平上來了,學生喜歡去吃一些新奇的東西,比如炸雞飯、黃燜雞、麻辣香鍋等等,他們也不會覺得貴而去選擇吃麵,也可能是他們覺得麵更能使人發胖吧。我在抖音上有時候會看到,說現在外麵麵館吃麵的都是男人,可能也是因為女人覺得不用省錢或者是想減肥的緣故吧。

我還是會經常在學校吃麵,即使是吃菜,我也喜歡要兩個饅頭,不喜歡要米飯,可能吃麵已經成了我的習慣,小時候養成的習慣,我的根還是在那吃麵就能感到很幸福的地方,我的嘴也沒有隨著時代的發展而產生變化。有一周我在金花校區吃了五種麵,我還發了朋友圈說我是“西理麵王”,我想在西理工不止我一個愛吃麵吧,取這個外號也不是很客觀,但對吃麵的情誼我想我在學校應該能排在前麵,不然我也不會為“吃麵”寫這篇文章。

我之前也寫過關於麵的三行情詩,可見我對吃麵有多熱愛,原詩的內容是這樣的:她之前要是吃過/我做的西紅柿雞蛋麵/或許就不會離開我了

今晚做了一盆熱騰騰的西紅柿湯麵,自己親手做的,也算是找回了一點故鄉的感覺。給父親母親發了圖片,說過段時間來我這裏給他們做,母親說了句“我娃厲害”,我好像在小的時候沒有因為母親做的麵好吃說過一句“我媽厲害”。離開父母這麼多年,雖然一直在吃麵,但對於父母,對於故鄉的感情在慢慢剝落。快節奏的生活一步步淹沒著我。

窗子外麵的車水馬龍因空氣液化後附著在玻璃上的水霧而變得清晰又模糊,我吃著熱騰騰的西紅柿雞蛋麵,關於外婆、關於父母、關於故鄉、關於學生時代的記憶也變得清晰又模糊,我希望母親這次來西安能給我做上一次香噴噴的南瓜麵,讓我在靈魂上得以懷念故鄉。

源自“貞觀”公眾號2020-12-08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