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西理工
當前位置: 首頁 >> 愛在西理工 >> 正文

歲月如歌

來源:   發布時間:2021-04-21 10:39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

——泰戈爾

 

 

2020年的開始,世界就將痛的觸角伸向了中國,並讓每個人都深切感受到了這強烈的痛感。這段時光,是我一輩子也無法忘記的時光,不僅是因為這痛,更因為這段時光裏的感動、歡樂和珍貴。

這段時光,盡管沉重,但總有光亮,而我的光亮就是那些歌,那些陪我度過這漫長歲月,帶給我力量和鼓舞,教會我珍惜和溫柔的歌。它們被我存進“劉十九的歌單”,被我存進戰疫時光的百寶箱裏。

日出又日落,人間煙火氣

“一張小方桌,

有一葷一素,一個身影從容地忙忙碌碌,

一雙手讓這時光有了溫度。”

——《一葷一素》

漫長的寒假讓我們在家的時間增長,與家人朝夕相伴的日子突然多了起來,卻又有些無所適從,甚至積壓了許多不滿,每天都想著快點逃離家庭。是毛不易的歌解救了我。

毛不易的歌總是有溫度,像是冬天清晨透過窗戶照進來的暖陽,像是寒冷時火爐上燒沸的水冒出的熱氣,像是孩提撒嬌時撲入的媽媽暖暖的懷抱。他的歌柔軟而舒服,緩慢的旋律、溫暖的歌詞和著毛不易細膩溫柔的嗓音,一瞬間所有的不滿都散去,隻餘平淡生活的幸福感。

我漸漸喜歡在晚飯前窩在沙發裏聽毛不易的歌,那個時候,媽媽會係上圍裙,廚房裏傳來嘩嘩嘩、噔噔噔、滋滋滋,洗菜、切菜、炒菜的聲音;爸爸和爺爺看著新聞,時不時談論幾句;奶奶讓姐姐在手機上查菜譜……這很適合用毛不易的歌做背景音樂,整個房間裏都充滿了幸福的煙火氣。一葷一素,吵吵鬧鬧是這個假期裏最平常的日子,但也是家人給我的最好的日子。

我的媽媽呀,她在我這裏偶爾任性,有時不講道理,還總是批評我,在別人那裏,她偶爾愛占小便宜,有些世俗平庸,但她是最愛我的人,她關心我有沒有吃好、有沒有穿暖、有沒有照顧好自己,她把所有好的東西都留給我們,我愛她,愛她身上的煙火氣,甚至愛她有時候的小狡黠。

我的爸爸呀,他愛喝啤酒,有個大大的啤酒肚,他不善言辭,但他是我心裏的英雄,他是一個百寶箱,總能搗鼓出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他會在我離家時趕回來送我;他從不對我和姐姐發脾氣,把所有溫柔都給了我們。

我的家人,真誠又善良,美好而珍貴,我們是彼此的依靠。

晚間星光燦,滿是友人情

“說一個人長大

說一些愛變啞

這裏整夜有光

如果你也會怕黑的話”

——《朋友請聽好》

疫情的原因,不同往年,2020年我的生日在家裏過,這一天也很幸福,有老爸老媽發的紅包,有一些朋友的祝福,但是總還是有些遺憾。

當我以為這一天就這麼過去了,夜晚卻收到了一位朋友的信息,她唱給我《朋友請聽好》,她說雖然不能一起唱生日歌,但是想告訴我,她那裏整夜有光。好久沒有哭的我,那天晚上躲在被子裏哭了很久,是太感動。一直以來,我以“大哥”的形象出現在我所有的朋友眼前,我是他們遇到困難時第一個想到的人,是帶給他們歡樂的開心果,是他們眼裏堅強又可靠的存在。但突然這麼一天,朋友對我說:“我這裏整夜有光,如果你想找我的話,我就在呀。”她讓我知道,在他們那裏,我也可以是個被保護的女孩子。

我偶爾覺得這個世界真差勁,但大多數時候身邊的朋友讓我覺得這世界真好,讓我期待這很好很長的一生。

我的朋友們,熱烈又細膩,溫柔又可愛。我們做彼此生命裏的光亮。

夢想為良馬,可行萬裏路

“無名之輩,我是誰

忘了誰也無所謂

繼續追,誰的光榮不是伴著眼淚

也許很累,一身狼狽

也許卑微,一生無為

誰生來不都是一樣,盡管叫我無名之輩。”

——《無名之輩》

我不知道在家學習的日子靠著什麼支撐自己,因為在家的環境太舒適,舒適到我對學習產生了厭倦、怠慢的心理。我清楚感受到自己的消極,但卻總是疲於去改變。萬幸啊,我刷到了這首《無名之輩》,又去看了與它相關的電視劇。我才真的找到了前進的動力。我看到一群熱血少年為了代表中國站上世界最高領獎台的拚搏,看到他們身披國旗那一刹那的歡呼和淚水,聽著“誰不是拚了命走到生命的結尾,也許很累,一身狼狽……”這時我才懂,可怕的不是自己現在還未功成名就的樣子,可怕的是,從沒想過拚了命去努力;可怕的不是我是無名之輩,可怕的是我從不敢去改變自己。

現在啊,這首歌成為了我的晨起鬧鍾鈴聲,它督促著我去找到生活的意義。

如果有人問我,這段時光你做了哪些有意義的事,我一定會驕傲地說:“我記滿了六個筆記本,用掉了七個草稿本,成為老師課堂上的活躍分子,給同學講了幾次課,會拚讀韓語,還學會了幾首韓語歌,字寫得更好了。這些事填滿了這段時光,讓我少有空隙去想那些糟心事,讓我的每一天都意義非凡。

“誰生來不都是一樣,盡管叫我無名之輩。”但我會用盡所有力氣,去追逐我的夢,去過好我的生活。

美好的事終將發生

“隻為了更好遇見

才贈與了距離和時間

那一天值得等待

那一眼滿載星河”

——《你要相信這不是最後一天》“

有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將要發生

他終會發生”

——《有一件美好的事情將要發生》

2020年的寒冬來得猝不及防,太多的悲傷和失望,太多的磨難和挫折,太多的犧牲和失去……

疫情人數上升的那幾周,每個人心裏都有緊張、擔憂、不安,害怕有一天自己或者自己的家人、朋友會突然離開,壓抑、沉悶的氛圍彌漫,悲觀的情緒讓生活愈發悲觀。但音樂和歌聲總能撫慰人心。

“歌手·當打之年”第三期給了我莫大震撼,日本歌手米希亞在富士山下舞台現場點燃了一萬隻蠟燭,並用蠟燭拚出“一起加油”,還專門請日本藝術家寫了“加油中國”幾個大字,動情演唱《向著明天》,用音樂為武漢為中國祈福!美好的祝福和愛跨越國度,讓我感受到武漢、中國從來不孤單。同為參加“歌手”的華晨宇,在疫情期間創作的《你要相信這不是最後一天》,歌曲末尾的念白讓我覺得親切,更讓我有信心不久之後,舊疾當愈、山河無恙,我們走出房門,去熱鬧的早市、去朋友的家裏、去見想見的人。這讓我相信這不是最後一天,因為我們都在努力,努力去在春暖花開的那一天相逢。

沒有一個寒冬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如今已近夏日,中國範圍內的疫情已得到有效控製,經曆了疫情的中國人更加團結、更加自豪生於華夏。

有人問,一首歌到底有什麼力量,我覺得聽過了疫情期創作的《逆行》《守護者》《FightasONE》……你會聽到生命的力量、責任的力量、希望的力量!這些力量足以驅散心頭的烏雲,足以重燃對生活的樂觀。

我的戰疫時光,沒有轟轟烈烈,隻有平淡的滿足。我說歲月如歌,因為每一首歌都唱在心裏,因為每一首歌都能撫平傷痛。這段時光,多謝相伴——每一首歌、每一個美好的人!

作者:經濟與管理學院營銷181班 劉玉珮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