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西理工
當前位置: 首頁 >> 愛在西理工 >> 正文

同老師在一起的日子

來源:   發布時間:2021-04-21 10:40  

我是在出差的途中得知老師病危住院消息的,由於兩年來我一直關心老師的病情發展,所以深知老師此去凶多吉少。為此,我拜托老師身邊的人:如果老師去了,請替我為老師獻上一束鮮花,以表達學生二十多年的師生之情。

老師還是去了。在八寶山告別老師的那天,我又要出差,所以我提前一天趕到北京印刷學院,與在學院讀書的女兒一同去老師家中吊唁。靈堂設在老師家的小客廳裏,簡單且莊重,在鮮花中安放著老師生前的照片。站在遺像前,我凝視著老師,覺得老師並沒有走,她正看著我,要同我一起談論印刷新技術、分析樣品的工藝流程……二十多年來同老師相處在一起的情景曆曆在目,一切都仿佛就在昨天。看著老師坐過的沙發,看著老師使用過的電話,可以想象老師以前就是坐在那裏寫作,就是用那部電話同我們交談……

一切都成為過去,一切都成為追憶。我默默地向老師說:老師,您走好,放心吧!您未盡的事業還有我們。

我在 1975 年考入了當時的陝西機械學院(yabo02 前身)印刷機械係。當時老師正值中年,精力充沛,主教我們的印刷原理及工藝課程。那時文化革命剛剛結束,百廢待興。由於我們的專業是當時國內高校中唯一的印刷專業,沒有現成的教材,所以編寫教材是當時教師們的主要任務之一。為編寫《印刷原理及工藝》教材,馮老師幾乎跑遍了北京、上海和西安的各大印刷廠;了解不同印刷方式的原理、工藝流程、設備結構等等。一本專業教材就這樣從無到有、從簡單到複雜、從基本到特殊,這其中要花費老師多少心血,付出多麼巨大的勞動啊!況且當時的一切都是無償的,全是奉獻。就這樣,憑借著知識分子的熱情、良知和事業心,老師為後人留下了寶貴的巨大的精神和物質財富。時至今日,老師那時所編寫的《印刷原理及工藝》仍是當前各印刷院校正在使用的、不同版本的同類教材的主要來源,可以說,老師是我國印刷院校中印刷原理及工藝這門課程的創建者,她為我國的印刷教育作出了不可替代的巨大的貢獻。

老師從事印刷教育事業近 30 年,開設了 8門印刷專業課程,建立的“印刷工藝教學體係”曾獲得北京市優秀教學成果二等獎,主講的印刷原理及工藝課被評為新聞出版署直屬高校唯一的一門優秀課。老師對學生思想、學習、專業都非常關心,受到學生的敬仰與愛戴,成為青年教師的楷模。出版論著、譯著和教材 12 種,發表論文 30 餘篇,編著的《印刷概論》《印刷原理及工藝》等重印多次,至今沿用。主持的“紙張印刷適性的研究”等多項研究成果,通過了國家有關部門的鑒定。老師是一名出色的“雙師型”教師,經常深入印刷企業一線,幫助解決企業實際問題,曾多次被評為國家新聞出版署高等學校優秀教師。1994 年,獲得國務院特殊津貼,2001 年,榮獲第六屆“畢昇印刷技術獎”。

老師的一生是學習的一生、追求的一生,是刻苦鑽研、不斷創新的一生。老師對國內外印刷行業中的新材料、新工藝、新技術非常重視,這也是我能和老師經常接觸的原因之一。我是從 1986 年開始從事不幹膠標簽印刷這一特殊行業的。由於不幹膠標簽印刷的特殊性和多樣性,當時國內外印刷院校中沒有這方麵的教材和課程。但是社會上對不幹膠標簽印刷的需求越來越大,國內印刷行業對不幹膠標簽印刷的知識、人才的需求也越來越大。老師從職業的敏感上覺察到不幹膠標簽印刷在國內必然會得到大的發展。為此,老師關心我的工作,多次鼓勵我:要深入實踐、善於總結、努力鑽研,把國外的新技術在國內普及推廣,為印刷事業作貢獻。

在老師的安排下,我曾在 1997、1998 年兩次到北京印刷學院為大四的學生作不幹膠標簽印刷方麵的講座,交流、彙報國內外最新技術,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現在,在我的工作中(為印刷廠提供技術服務),經常能遇到當年聽過我講座的學生,如今他們都在不幹膠標簽印刷行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正如老師所期待的那樣,這些學生正在普及推廣不幹膠標簽印刷,正在為印刷行業作貢獻。我想,老師知道這些一定會感到高興與欣慰的。

我最後一次看望老師是在去年的 10 月,我知道老師平生最感興趣的不是物質上的東西,而是最新的印刷技術方麵的知識,為此,我特意帶上了精心收集的國內外高水平的不幹膠標簽樣本,要向老師彙報國內外不幹膠標簽印刷方麵新的進展。

見到老師後,發現她又瘦了。化療使她的頭發幾乎掉光,人也好象小了一圈,可是精神尚好。見到我來了,老師非常高興,執意要給我倒茶,我說我最多呆 30 分鍾,不能影響您休息,老師卻說多長時間都沒關係。在交談中,老師幾乎忘記了自己是病人,她邊喝中藥,邊聽我講述國內外印刷方麵的見聞,同我一起分析印刷樣品的工藝流程。當時的情景真象我們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西安……為了老師的健康,我在老師家中僅僅呆了 40 分鍾,臨別前,我把最漂亮、最有代表性的標簽樣品留給了老師做紀念。

但是,一別成永遠。老師去了!老師留下的是一代知識分子的優良學風和我們這些傾聽過老師教導的學生們的永遠的回憶。安息吧,老師!您太累了,該休息了。請您放心,我們會向您所期望的那樣:學習、努力、奮鬥!

作者:校友 傅強

源自《今日印刷》2002 年 02 期

鏈接:

馮瑞乾,教授,印刷技術專家,北京印刷學院原印刷技術係副主任,因病於 2001 年 11 月3 日在京去世,終年 61 歲。馮瑞乾同誌原籍山西 趙 城 ,1940 年 12 月 12 日 生 於 陝 西 西 安 。1960 年 至 1966 年 在 西 北 大 學 化 學 係 學 習 ,1967 年至 1968 年在西北大學工作,1968 年至1969 年在遼寧錦州石油六廠化驗科任技術員,1969 年至 1972 年在西安微電子廠工藝科任技術員,1972 年至 1984 年在陝西機械學院印刷機械係任教,1984 年起在北京印刷學院工作,1994 年晉升為教授,2000 年被聘為北京印刷學院首批學科帶頭人。

上一條:過年的意義

下一條:歲月如歌

關閉